黑龙江22选5奖池|黑龙江22选5历史开奖
遠去的背影

那棵高大、挺拔的英雄樹,歷經風雨冰霜侵蝕依然枝葉繁茂,郁郁蔥蔥,直刺云霄。幾十年了,她猶如一位忠誠的衛士依樓而生緊緊守護在這里,一步不離。冬去春來,花期一到,一樹火紅,把西南聯大蒙自分校紀念館映襯的耀人奪目。這棵不老之樹,不僅見證了一段刻骨動人的歷史,而且似乎一直在訴說著這里的過去、現在、將來。走近,駐足,紅艷艷的花朵,往往能燃起情思,把我們帶入歷史的記憶深處。

1938年初,聞一多先生從長沙徒步到昆明,又從昆明沿滇越鐵路到碧色寨,再換乘最小的火車來到了蒙自,入住東門哥臚士洋行22號。他來不及抖去身上的風塵,也顧不上休息片刻,第二天就走上了講臺。也許是長期的顛沛流離,長途跋涉,有了暫時的安寧,學者聞一多仿佛要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似的,惜時如金,除了上課就是呆在宿舍里,讀書,研究學問,足不出戶。當時,聯大的老師習慣晚飯后到南湖散步,總不見聞一多先生,住24號的鄭天挺教授就對聞一多先生說:“何妨一下樓呢?”久而久之,聞一多先生有了“何妨一下樓主人”的雅號。

記不清多少次了,每到聞一多先生住過的房間,都充滿著敬仰之情,目光總在尋找先生的身影,想和他親近、親近,說說話,聊聊天,然斯人已遠去。十幾平方米的房間,木板床,書桌,物品靜靜地擺放著,有心的紀念館工作人員一絲不茍,收拾的干干凈凈,一塵不染,仿佛這些東西主人才剛剛用過還有溫度,撲面而來的是一股股書的清香味。是啊!在蒙自的日子,聞一多先生很多時間就是在這小屋度過的。每到此處,我們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,推測屋內的情形,揣摩先生的一舉一動。也許,聞一多先生很多時候,一定是伏案讀書、寫作,累了,叼著煙斗抽一陣;也許,思考問題時,會凝望著窗外,神馳遠方,也許,當我們輕輕走近門前,悄悄往里窺視,灰暗的燈光下,看到的應是他的側身背影……

聞一多先生對教育滿懷激情,心中裝著學生,情意切切。在從長沙到昆明的路途中,學生向常清、劉兆吉策劃成立一個詩社,慕名向聞一多先生請教,他給予大力支持。到達蒙自,一見到那彎清澈透明的湖水,學生靈感頓生,詩興已濃,當即把詩社命名為“南湖詩社”。為詩社成立,發起人多次向聞一多先生請教,他提出了許多指導性意見。詩社請聞一多、朱自清為指導教師,兩位教授欣然同意。據劉兆吉回憶,詩社共有20幾人,出詩刊無經費,只能因陋就簡,采用壁報的形式。聞一多、朱自清兩先生親臨學生中間具體指導,他們縱談詩的創作和走向,引領學生遨游于詩的海洋,樂此不疲。這是一群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學生,他們才智極高,充滿活力,又有全國一流的教授指導,一時間把詩社辦的風生水起,有聲有色。追尋他們的足跡,你會發現,這些人以后都在各自從事的領域有極高的建樹,查良錚(穆旦)則成了全國著名的大詩人。南湖詩社時間不長,而播下的種子其影響深遠。

“……在南湖畔,我們追尋聞一多、朱自清……的足跡與身影,傾聽當年‘南湖詩社’的吶喊與呼號。也許,正因為我們是‘西南聯大’的景仰者,對此更感到親切和自豪。

是的,我們是歷史的延續,但,我們又是歷史的開啟。每一個活著的人,不都在延續和開啟?

我們無論延續還是開啟,都是詩!都是自己血管中流出的詩,胸腔中燃燒著詩!我們追求赤誠與純真,容不得半點虛偽和造作;我們喜歡質樸和自然,厭惡裝腔作勢的狂叫和無病呻吟的哭泣。”

這是時隔50余年(1990年),“南湖詩社”在蒙自恢復成立,《南湖詩刊》開頭語《延續與開啟》的文字,讀之奮然。此次大會,與會者近200人,年長者70有余,年少者僅12歲。有西南聯大和詩界的老前輩參加。如今,又26年過去了,當年的積極分子中,有的成了當地有名的詩人。

回望這段歷史,敘述著故事的點點滴滴,怎能忘記,西南聯大湘、黔、滇旅行團到沅陵的那個晚上,雨雪霏霏,天寒地凍,聞一多先生用被子蓋著膝蓋,與坐在鋪著稻草的地鋪上的向常清、劉兆吉暢談詩歌,策劃成立詩社的情景。我想,這是一個多么具有詩情畫意的夜晚啊!隨著先生富有感染的語言,學生們的心早就熱騰騰的了。又怎能忘記,南湖詩社成立后,聞一多先生穿著長衫來到學生中間那一顰一笑,舉手投足的情景。歲月留痕,他遠去的背影永遠定格在時間的深度中。

蒙自人十分珍視這段歷史,在南湖崧島建立了聞一多紀念碑、紀念亭。紀念碑正上方鑲嵌著聞一多的銅制頭像,銅像下面刻著聞一多先生的名言:“詩人的主要天賦是愛,愛他的祖國,愛他的人民。”紀念亭南面匾額是著名作家謝冰心撰寫的“斯人宛在”。聞一多先生緊緊與蒙自南湖連在了一起。

聞一多是學者,是教授,是詩人,他用自己的才氣和激情把生命演繹的如此精彩。其實,聞一多還是個丈夫、父親,有水一般的柔情。聞一多的兒子聞立雕回憶到,在蒙自父親一共給母親寫了9封信,信中常有:“這回事我錯了,沒有帶你們出來。我只有慚愧,太對不住你們”;“想來想去,真對不住你”之類的話語。短短幾個月,9封信,一片深情躍然紙上,令人動容。國難當頭,學校南遷,聞一多把妻子兒女5人留在武昌,就匆匆趕往長沙,直到風塵仆仆來到蒙自。在蒙自聞一多先生得聽,日本飛機狂轟濫炸,空襲頻繁,武昌呆不下去,妻子帶著孩子回到浠水巴河老家,但因農村無學校,孩子讀書成了嚴重問題,他心急如焚,牽掛擔心可想而知。他寫信給孩子,一再告誡:“在這未上學期間,務必把中文底子打好”,并特別說:“我自己教中文,我希望我的兒子在中文上總要比一般強一點”。每每咀嚼著這些質樸且飽含深情的文字,冥冥中向我們走來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聞一多----一個好丈夫,一個好父親!盡管在給妻子的信中,聞一多先生一再說“決不離開你一步”,而在民族大義面前,他挺身而出毅然離開,留下的是頂天立地,敢于擔當的高大背影!

西南聯大蒙自分校紀念館是蒙自文化的名片,也是盟員心中的圣地。公元2015417日正是花紅柳綠的季節,民盟云南省委在此舉行掛牌儀式,至此西南聯大蒙自分校紀念館成為全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那棵高大、挺拔、火紅的英雄樹,見證了這一歷史時刻。聞一多先生的背影遠去了,而他的靈魂,永遠活在天地人間!(李猛)

責任編輯:姜伯平

黑龙江22选5奖池